昆明市司法局 sfj.km.gov.cn

政府信息公开

索引号: 015113358-202112-327982 主题分类: 行政处罚
发布机构:  昆明市司法局 发布日期: 2021-12-16 09:39
名 称: 昆明市司法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昆司罚决字〔2021〕第6号)
文号: 关键字:

昆明市司法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昆司罚决字〔2021〕第6号)

发布时间:2021-12-16 09:39 浏览次数:32
字号:[ ]

昆明市司法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昆司罚决字[2021]第 6号


当   事  人:陈维镖 性别:男 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律师

公民身份证号:XXXXXXXXXXXXXXXXXX

律师执业证号:15301200010843289

现在居住住址: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联 系 电 话:XXXXXXXXXXX


2021年 4月,昆明市司法局收到昆明市律师协会发来的昆律纪移字(2021)01号《关于移送陈维镖律师投诉材料的函》,该《函》称:威信县公安局投诉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陈维镖在会见嫌疑人时存在违规行为,经市律协调查核实,投诉属实。并且认为该行为已达到行政处罚标准,现移送昆明市司法局处理。

昆明市司法局收到该相关材料后依法对该案进行了立案调查,现查明以下事实:

陈维镖在代理犯罪嫌疑人胡祖才贩卖毒品罪一案中,受胡祖才父亲XXX的委托,于2020年6月23日签订《刑事辩护委托书》,作为胡祖才一审期间的辩护人。陈维镖2019年公安侦查阶段接受胡祖才亲属委托后,分别于2019年5月24日、2019年6月18日、2019年8月13日会见胡祖才。其中2019年5月24日会见时陈维镖将胡祖才手写的一张纸条私自带出交于胡祖才家属XXX。字条内容为“…………………………………………………………………………………………………………………………………………………………………………………………………………………………………………………………………………………………………”。根据威信县公安局在2020年7月15日对XXX的询问笔录,XXX承认陈维镖确实从看守所带出胡祖才手写的该字条带给了胡祖才的父亲XXX,她看到了原件。她知道宗伟将纸条内容告诉了柳林。根据威信县公安局在2020年8月7日对犯罪嫌疑人胡祖才、柳林的询问笔录,胡祖才承认其托陈维镖从看守所带出自己手写字条一张,目的是带话给柳林。柳林承认其知晓这张字条的全部内容,并知道该字条是胡祖才托人带给他的。根据威信县公安局在2020年11月14日对陈维镖的《询问笔录》,陈维镖承认其确实从看守所带出胡祖才的一张纸条交给其家属XXX。

柳林在2019年5月24日前,尚未归案,其于2019年12月被批捕。陈维镖将私自帯出的字条交给了犯罪嫌疑人胡祖才的父亲XXX,XXX交给了宗伟,宗伟又告知了柳林。宗伟于2020年4月被公安机关抓获,2020年5月被批捕。柳林案、宗伟案与胡祖才案于2020年4月并案后于2020年7月14日由昭通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柳林是该案在昭通市检察院公诉该案中排名第一犯罪嫌疑人。

上述事实,有威信县公安局给昆明市司法局的《威信县公安局函》、《律师会见条》3张、《律师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专用介绍信》3份、威信县公安局于2020年11月14日对陈维镖的《询问笔录》、威信县公安局于2020年7月15日对罗孝巧的《询问笔录》、威信县公安局于2020年8月7日对犯罪嫌疑人胡祖才的《询问笔录》及对犯罪嫌疑人柳林的《询问笔录》、胡祖才手写的字条一张、陈维镖的执业证复印件、律师事务所函、刑事辩护委托书、昆明市律师会昆律纪移字(2021)01号《关于移送陈维镖律师投诉材料的函》及所附陈维镖律师提交的《情况说明》等相关材料证明。

本机关认为: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应当遵守监管场所的规定,不得妨碍、干扰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陈维镖在会见过程中为在押犯罪嫌疑人传递纸条的违法行为事实依据充分。依据《律师法》第四十九条“律师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的区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给予停止执业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的处罚,可以处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律师执业管理办法》(司法部令第134号)第三十九条第一项规定“律师代理参与诉讼、仲裁或者行政处理活动,应当遵守法庭、仲裁庭纪律和监管场所规定、行政处理规则,不得有下列妨碍、干扰诉讼、仲裁或者行政处理活动正常进行的行为:(一)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违反有关规定,携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近亲属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会见,将通讯工具提供给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使用,或者传递物品、文件”,第五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律师违反本办法第二十八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规定的,司法行政机关应当依照《律师法》第四十七条相关规定予以行政处罚;违反第三十四条规定的,依照《律师法》第四十八条相关规定予以行政处罚;违反第三十五条至第四十条规定的,依照《律师法》第四十九条、相关规定予以行政处罚”。因此,陈维镖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四十九条,《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第一项、第五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予以行政处罚。

同时陈维镖没有法定从轻、减轻或者从重处罚的情节。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四条之规定,陈维镖已行使了其陈述、申辩及申请听证的权利。

陈维镖在执业时,违反监管场所的规定,私自传递犯罪嫌疑人的字条,妨碍、干扰了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四十九条,《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第一项、第五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决定:

给予陈维镖停止执业六个月的行政处罚。停止执业期限自本决定书送达之日起计算。

被处罚人如不服本处罚决定,可以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昆明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也可以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昆明市司法局

2021年11月29日